新闻动态

搜索:

作者:长沙上门服务  时间:05-04  点击:

可是爱情来的时候还能控制自己的心么?

踟躇在熙攘的街头,远远的,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人。初冬疏淡的阳光恰如其分地打落在他的肩头,眉目清朗,笑痕温软如初。有温热的东西悄悄爬上她的眼眶,还未来得及夺眶而出,就迎上了他探视的目光。
 
她逼回那不争气的眼泪,扼杀在萌芽状态,决绝而隐忍。一如当年硬拉回自己的心,毅然转身,将真情深埋。
 
转眼分开整整五年了,第一次不期而遇。人潮涌动,弋汀早已波澜不惊的心瞬间波涛汹涌。
 
相较五年前,他成熟稳重了不少,硬朗的线条更添几分干练。萧云走向她,浅笑着,一如初见。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 
弋汀回过神,听到他平淡的问候,莫名地有一种沧桑感。努力平复自己纷乱的心情,硬扯出一丝牵强的笑,答道:“也就前两天,刚回来。”
 
“这些年,你——过得还好吗?”萧云问出这句话,不由微微苦笑了下。
 
“我过得还不错,你呢?”
 
“我也很好。”沉默良久,他开口问道:“这么多年没回来,这小城是不是面目全非了?要去哪里,我陪你吧!”
 
“不用了,我等下就回去了。”她看着他,浅笑。
 
“哦,这样啊!”萧云四下看了看,“你,一个人?”
 
“恩,一个人。”忽地想起了什么,“我订婚了,结婚前回来故土转转。他忙,所以没有陪我回来。”
 
“那就恭喜你了。”
 
“谢谢!”客气而疏离。
 
“那我先走了!”
 
她迎着落日,眼泪抑制不住地滑落。心底已经结了痂的伤口在这一刻倏地撕裂,再次血淋淋地呈现。
 
五年的光阴,足够改变些什么?在夕阳的映照下,弋汀冷冷地凝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。是的,当她回到生她养她的故乡,唯一感觉到的就是陌生。
 
就像小时候巷子口常去的一家小店忽然间换了招牌,她感觉到的那种不安。而一个城市的变迁和五年的时光荏苒,把这种不安放大了数倍,侵袭着她那颗无处安放的心。
 
她终究还是无处可去。
 
弋汀想到她的未婚夫,颇为殷实的一个中年商人。大她整整十二岁,前妻早亡,留下两个儿子。
 
曾经的她,多骄傲啊!青春貌美,离开萧云后,嚷嚷着最恨的就是利字当先的商人。可是这些曾经的锐气,都会被时光消磨了去。
 
等她已经三十的人了,依然一个人风里雨里,飘零来飘零去。只是那个大雨倾盆的傍晚,楼里的人都走完了,没有带伞,打不到车。眼看着手机就要没电了,给他拨了个电话。
 
那时候的她,多么的无助啊!一个人强撑着那么多年,终于扛不住生活的狂风暴雨了。
 
等他开车赶到,微胖的身型顶着个将军肚,大腹便便撑着伞走到她身边。她就这么轻易地对生活缴械投降了。
 
漂泊多年的心,却在找到“归宿”后,更加空荡荡的了。
 
第一次不再乖巧地任他摆布,因为坚持延迟婚期回趟老家而和他发生了口角。
 
那个中年男人最后看她态度坚决就随她去了,眼睛里透着凌厉的光。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要嫁给他啊,也不怕她不回来。
 
她必须回来一趟,订婚之后的那些夜里,无数次梦到故乡,鲜活而清晰的人或事。小河、山坡、石桥、青石板路……她知道,她的心早已遗落在了这里。所以,她必须回来,不知道为了什么。只感觉好似听到了某种召唤,令她不得不火烧火燎地赶回来,否则寝食难安。
 
她和萧云相处的时间并不很长。
 
第一次相见,她18岁,他22岁。她的父亲顾不上尚且念大学的女儿,撒手人寰了。白色的孝服,臂上戴着黑纱,她不会知道,当时的她多么的纤丽孤单,惹人怜爱。按着乡下的习俗,热心的邻居们帮忙她父亲下了葬。
 
对这个三岁就死了娘的女孩子都同情不已,如今这么小就成了孤女。能联系到的也就几个远亲,然而谁能担负起这么沉重的责任。
 
萧云因着同学的关系一起参加了白宴,看着那孱弱的身影,听着旁人的议论,也不禁同情起那个女孩子。了解到女孩成绩优异,便毅然决定资助她念完大学,条件是毕业后到他公司任职至少三年。
 
弋汀后来一直想,也许在那一天,她就爱上他了。细心的、卑微的,把他放在心底深处,烙印上他那温润的笑颜。以致于此后的三年多大学时光,拒绝了诸多追逐者,大学一毕业,就怀着雀跃的心情翩然而至到他的身边。
 
职场是枯燥无味的,而她并不觉得乏味。
 
说实在的,时隔将近四年,萧云第一眼看向她,笑得温暖,但掩饰不住眼里的茫然。那一刻,弋汀是有些失落的,想想这些年,她已褪去了青涩,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然而,很显然,他想不起她。
 
不过没关系,她对自己打打气,进行了自我介绍:“萧总,您好!我是洛弋汀,当初我父亲去世后,是你一直资助我到大学毕业。我答应过要进入贵公司工作的……”
 
“原来是洛小姐,你好,请坐……”
 
很多时候,弋汀都一个劲告诫自己,他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。对谁都是那种态度,不能放任自己掉进他温柔的陷阱。
 
可是,爱情来的时候,还能控制自己的心么?只有沦陷。
 
想到这里,弋汀拼命擦着自己的眼泪。后来的事情难免落入俗套,与许多电视剧有着雷同的经历。两人接触多了,暗生情愫。工作上默契配合,甚至下班后也越来越多的接触。
 
相约去爬山的那次,萧云首次吐露心迹。流水潺潺,清风拂面,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指着山间的古老石桥,深情地说:“我感觉我就像是那石桥,守在这里,等待了千百年,终于等到你经过了!”
 
她亦爱他,却匮乏勇气。所有的顾忌却在此刻土崩瓦解。还有什么,能比听到心爱的人向自己表白,更加令人感动的。她也不过是一个渴望爱的纯白女子,还不知道世事的无情和萧索。
 
冰冷冷的现实,从不对任何人手下留情。
 
烂俗到不行的事情便降临到她身上了,萧云的父母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和这样的女子在一起。
 
面对萧母的好心劝导抑或是厉声斥责,她都没有退缩。而在某个午后,站在山顶吹风的时候,她决心放手了。在最美的时候撤离他的生命,那样回忆起来也是好的。
 

上一篇:每次走到风景好的地方我都会把速度放得慢慢的

下一篇:春风夏雨秋叶冬雪都因你而变得诗情画意起来